僵尸道长小说txt下载 《最后一个僵尸道长》txt小说全篇完结在线阅读

更新时间:2019-11-01 来源:TXT谱 点击:

【www.youhuigou168.com--TXT谱】

简介:骗人骗鬼,却敌不过万年僵尸;降妖伏魔,还不如泡个僵尸小妞~我是僵尸道长,面对诡异事件只能硬扛,且看我如何识破粽子的诡计,成就道果!第一章 走尸这俗话说的好,人敬鬼三分,鬼怕人七分。中国地方灵异世界千千万 ... 我当道士的那些年 青囊尸衣(全集) 茅山捉鬼人(连载) 最后一个道士(全) 我是个算命先生

骗人骗鬼,却敌不过万年僵尸; 

降妖伏魔,还不如泡个僵尸小妞~ 

我是僵尸道长,面对诡异事件只能硬扛,且看我如何识破粽子的诡计,成就道果!

《最后一个僵尸道长》txt小说全篇完结在线阅读

第一章 走尸(欲看全文请往下阅读)
这俗话说的好,人敬鬼三分,鬼怕人七分。中国地方灵异世界千千万万,当然,排除那些外星人之类的事情,老人们常说:白天别说人,晚上莫谈鬼。就是上面这句话的意思。 
外面流传的灵异事件,也并非是假的。 
下面我将讲述一个故事,故事的情节虽然老套,但是还是值得纪念一下。 
在江苏省金坛市附近的一个山村里,一个名叫张一民和李兰的两公婆,还有一个老婆婆,正是张一民的老母亲,一家人过得还挺开的,李兰也有了身孕,张一民琢磨着过几个月自己的孩子出生了,是不是应该赚多点钱买给未来出世的孩子穿呢? 
于是张一民上山采草药,捕野味,那时候的山村,并没有这么严格,什么野兔,野猪,野猫之类的平常小动物,不过那时候是没有枪支的。于是张一民上山带着自制的弓箭上山打猎。 
和往常一样,张一民依旧上山打猎,这时,一个野猫从树林里窜出来,张一民心想,自己虽然看过野猫,但是这五彩斑斓的野猫从未看过,抓回去拿到集市卖了估计值不少钱吧。于是张一民悄悄的尾随这野花猫前进。 
不知不觉,张一民跟着野花猫走了又一个多小时,张一民心想,这野花猫也够折腾的,跑来跑去的不嫌累,一下窜这里,一下窜这边,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样子。张一民猜测这野花猫肯定有一窝野花猫仔,抓上一窝野花猫能过上一个星期的日子了。 
但是野花猫并没有前进,二十蹲在原地,舔着自己的脚爪。张一民看了看周围,自己怎么来到这地方了,虽然张一民对自己的村里的山头是走遍烂透了,但是这个地方是自己的老母亲经常告诉自己不要来的地方。 
因为张一民的父亲就是来到这地方丧命的,在张一民刚懂事的时候,张一民的父亲,张行为了上山采点草药,于是被一只野兔给吸引到这个地方,这个地方给村里的人称为“死林”,意思就是只要进来的人就会死人。 
张一民想到这里,不由得心头一颤,因为这个地方出奇的邪,自己父亲是被人在山下发现的,发现张行的时候,张行全身上下被咬伤,衣服破烂不堪,村里的人说遇到山上的妖精了。当时张一民的母亲确实对这种事情信八成,于是请了当地的一个懂这些事情的先生来看看。 
先生知道这件事后,特意来到张一民家看此事,经过一番交流后。先生让张一民父亲尸体在烈日下晒足十二个时辰,因为张行是被山上的妖精害死,张行此时是喊冤而死,喉咙一口气未吞下,会引起尸变,这样做是消散尸气。 
在晒足十二个时辰后,张行的尸体是打斜的下葬,坟土挖七尺七深,在土内摆下北斗七星阵,又倒入朱砂垫底,随后就是在棺材的内部的枕头处放上一把剪刀,这把剪刀是在杀猪匠中要回来的,是要镇住里面的尸体。那时候的农村穷,没有钱火葬。盖上棺材盖后,先生在棺材的盖上用刀子刻上一道镇尸符,镇尸符在棺材盖上留下深刻的印记。 
从镇尸符的符头倒入黑狗血,从符头一直柳巷符尾。随后又在棺材的表面弹上墨斗,三重防尸变。并且选了个好一点的风水位给埋了下去,这件事过后,张一民家自从接了风水地气之后,在张一民娶了李兰之后,于是李兰便怀上孩子,因为李兰在之前,一直是没有孩子的。估计是张一民的父亲的风水地让张一民下一代有了福享。 
这一来二来,张一民便淡忘了这一件事。 
回到正题来,张一民想到这地方,就回想起自己父亲的遭遇,于是准备往原来的路返回,但是感觉这一次上山除了一只猫之外,就没有收获了。于是张一民回头就是对着野花猫射过去,将野花猫射死,当野花猫中箭的那一刻,竟然还没死,回头怨恨的看着张一民,随后栽倒在地。 
张一民上前抓住野花猫,本来是想射中野花猫的腿的,结果偏心了,射中野花猫的胸口,直接把野花猫射死了。随后,张一民按照之前的路回去,走着走着,张一民隐隐约约听见有小花猫的叫声,张一民心想,是不是经过了花猫窝子,于是按照小花猫的叫声寻去,果然,三只还刚刚会走路的小花猫正待在一个窝里,张一民于是抓起三只小花猫,用麻袋装着,连同死去的大花猫装进去,走下山。 
说来也是奇怪,张一民自己都觉得,竟然就这样轻易的走下山去,完全没有当年自己父亲那样邪,回到家打开麻袋,才发现三只小花猫有两只已经闷死了,剩下一只也奄奄一息。张一民心想这个晦气,本来希望可以卖个好价钱的,谁知都死了,剩下一只就快断气了,要来有何用? 
于是张一民准备拿去外面扔掉,这过程被张一民的老母亲给知道后,阻止了张一民,然后痛骂了张一民一顿,一只小花猫也是生命,于是老太太将快要死去的小花猫给养了起来。张一民心里这个郁闷啊,平时老太太不是很讨厌小动物的吗,今天怎么个要养起小动物了? 
出于孝心的张一民没说什么,只要自己的老母亲喜欢就行了。 
这一来二来的,老太太还真把小花猫给养活了,话说着野猫长大的样子虽然有点野味,但是还是挺温顺的。 
这老太太估计是感觉自己的晚年也快享受完了,当花猫是自己的陪伴,每天都和花猫谈心。花猫是懂非懂的蹲在老太太的脚下听着老太太说话。 
这天,天空阴暗,估计是要下雷阵雨。老太太坐在太师椅上,张一民带着李兰去检查身体。所以是老太太一个人和花猫在家里,老太太把花猫给抱起,笑着对花猫说道:“哎,看来我要下去陪我的老伴了,一名现在越来越忙。你这猫崽子,若是能让我见到老伴最后一面的话,我也瞑目了。”花猫对着老太太叫了一声,随后跳下老太太的身上,往家外走去,头也不回的走出张一民的家。 
老太太微微的闭上眼睛说道:“猫崽子,你要走,我来太破拦不住你,记得告诉一名早点回来看我最后一眼,要是能带上我的老伴......”还么说完,老太太便闭上眼睛,永久的睡在这椅子上了。 
话说这亲人要是百岁了,意思是去世了。最亲的人也会感应到的。 
这头老太太刚走,那头张一名从县里的诊所刚出来,就感觉自己右眼皮跳个不停。民间有得说,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,这句话你不得不信。 
张一名右眼不停的上下抖动,心想着自个家里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。不久,在回家的路上,张一名突然感觉手指抽筋,随之而来的就是心绞痛。十指连心,张一名料定了自个家头肯定有人出什么事了。 
想着自己家里,除了自己的老母亲之外,还有谁! 
自己刚刚从诊所出来,大夫说母子平安。想到这,张一名火急火燎的赶回家里,从县城到自己的村,没有四个小时是不行的。 
傍晚六点,张一名和李兰赶回家里,到自家门口时,发现门没有锁,难不成家里进贼了?张一名心想着。 
进了家门后,却发现自己的老母亲已经睡在太师椅上,这绝对不是睡觉,张一名心想, 
李兰见自个的丈母娘去世,虽说心里还是有点悲哀,但是从老太太的表情来看,老太太走得安详。 
今天晚上,村里的狗一直吠个不停,村民们猜想是不是有贼了,但是这些狗对着一个空旷的地方叫个不停,知道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后,把自家的狗锁在家里。 
狗吠,要么就是有鬼差来勾魂,要么就是有孤魂野鬼在附近。狗的眼睛就是一对天生的阴阳眼,可以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。所以晚上要是看见狗对着一处空地方狂吠的话,尽量绕道! 
在那些狗狂吠的地方,两个鬼差带着一个老人的魂魄,消失在那地方,没错,正是老太太的魂,没有老太太的魄。人死之后,三魂归地府,七魄散人间。三魂记载的都是生前的记忆,而七魄,则是这人一生中的七难。 
头七回魂之夜,乃是逝去之人托梦之夜,也是七魄消散之时。 
在鬼差走后,从树上窜出一只花猫,花猫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得幽绿。花猫对着月光叫了一声,那声音仿佛是等待多年为了报仇的声音。 
当晚,张一名把老太太的遗体安放在内堂,因为李兰身怀有孕,所以由张一名守灵堂。 
第二天大早,张一名请了隔壁村跳大神的人来安置老太太的葬礼。农村的葬礼各有不同,跳大神的等于唱大戏,无非就是叫来老太太的亲戚,跪在老太太的旁边,哭天喊地的。 
然后跳大神的人组织五个人,一个做法,是为了超度。 
一个吹唢呐,是告诉地府让老太太头七记得托梦。 
一个吹牛号角,是烘托现在的气氛。 
剩下两个就是选棺材,看坟地。 
因为当地习俗,尸体必须要等头七的第二天才可以下葬。张一名是个孝子,这守灵的七天内,都在自个老母亲身边陪着,李兰看着张一名这样瘦下去,心疼着,有时让李兰去顶替守灵,都被张一名阻止,张一名说老母亲在前没有好好的陪母亲说话,现在只剩下几天了,陪自己母亲的最后几天。 
李兰没说什么,让张一名注意下就行了。 
于是到了头七那晚。村民邻居都来送老太太,跳大神的五个人,只有做法的那个穿着道袍。 
“新棺入门!”法师拿着一个铃铛,在张一名的家门口摇了一下,从外面,四个人抬着一口棕色棺材进来,棺材的正前面贴着一张大红纸,“福。” 
四人将棺材放在一旁,法师让众人跪下送老太太进新棺。 
法师走到棺材面前,围着老太太的尸体转圈,摇着铃铛,口里唱着当地的方言。 
这时,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一只花猫,一个蹦跶,就坐在老太太的胸口上。 
张一名疑惑了,这不是之前老太太养的那只花猫吗。还以为花猫不识人性,老太太走了,花猫连看都不看一眼,谁知头七这天,花猫竟然回来了。 
可是又出现一个大问题,我们常说,人死的时候,最忌周围有动物近尸体了,比如黑猫,蛇之类的。这样会引起尸变。 
法师见突来的情况,连同抬棺材的四个人都被吓了一跳,赶紧丢下手头的东西,退后到天井处。 
村民们也是吓了一跳,该不会真的尸变吧?张一名和李兰对视了一眼,决定张一名上前驱赶花猫。 
哪知没等张一名起身,花猫舔了舔自己的脚爪,然后喵了一句。对着老太太的脸舔了几口。 
张一名看着这样子还得了?赶紧跑过去将花猫驱逐,花猫乱蹦乱跳的逃出张一名的家。 
张一名上前观察自己的老母亲有没有什么事,刚仔细观察着的。突然,老太太猛的起身,站了起来! 
这可把在场的人给吓坏了,纷纷逃出张一名的家,连同跳大神的法师,法师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,如今还真的遇上尸变了!
第二章 尸变
这可把张一名给吓得愣在原地了,完全被恐惧占据了身体,自己的父亲之前遇难,差点变成僵尸。如今老母亲安然去世,意外之中尸变,是不是有点神乎? 
老太太起身后,慢步走到自己生前坐过的太师椅上坐着,倚在太师椅上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一名呀,愣着干嘛!” 
“诶?不对啊!”张一名心里疑惑了,尸变不是变成僵尸一蹦一跳吸血的吗?自己的母亲醒来叫着自己的名字,这又是怎么回事? 
“之前在地府走了一圈,见到老头子,老头子向阎罗王求情,让我多想两年的福才给我下去,我饿了,煮点粥给我吃吧。”老太太倚在太师椅上说道。 
经老太太这么一解释,村民们还真相信了这一回事。都说张一名孝子感动了阎罗王,让老太太在阳间享福几年,张一名和李兰也是疑惑了,有这么一说法吗? 
猜测归猜测。既然老太太平安无事的醒来了,那么之前的灵堂也就拆了,跳大神的法师本来就是半桶水,对件事半信半疑,但是看到老太太和正常人一样吃喝拉撒睡,也没什么好争议的。 
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,张一名发现自己的母亲吃得很少,但是身体没什么不妥的地方,老太太吃完后,就是坐在太师椅上休息,日复一日,一个星期过后。 
在村里经常有牲畜失踪,村民们以为是什么猛兽,于是合伙擒住猛兽,但是晚上的是个,猛兽来袭,村民们放狗,狗都被要死,村民们就觉得邪乎了,这猛兽是不是什么狮子老虎之类的,但是狮子老虎捕食一般都是将整个食物给咬走,而这个猛兽却是将牲畜给吸干血,然后吃肉,随后就是撕烂尸体,叼着几块肉走。 
于是有人提出猜想,会不会是那天尸变的老太太,可是看她样子不像啊! 
而就在今晚,张一名给老太太送去白粥,却听见老太太的房间里传来咀嚼食物的响声,还带有咬碎骨头的声音。张一名就疑惑了,难不成老太太在房间里藏了什么食物,吃饱了才不吃这么多饭? 
透过窗户,张一名看见老太太的嘴里叼着一条肠子,手里,口里满是鲜血,张一名吓得碰到窗户,发出声音,老太太看向张一名这边,眼睛散发出幽绿的光,然后对着张一名笑了笑,嘴里掉落一条肠子,满是蛆! 
张一名一屁股摔倒在地上,连滚带爬的跑出自家,大喊着:“我妈尸变了!” 
这喊声把所有村民给敢来了,有人带着火把来,在村头乘凉的李兰赶回家。 
等到小屋门前围的结结实实,李兰才想起来从关门后屋子里就没有过动静,眼看周围这么多抗棍舞棒的人,壮起胆子开门一看:屋子里哪有什么老太太,只炕上有一具被咬的血肉模糊的不知名尸体,掀起炕,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掏起了一个大洞,幽幽深深的不知道有多长,有长的。短小精悍又大胆的邻居牵着绳子爬进去一直到头,发现出来的地方已经在乱坟岗上。 
这李兰怀胎已经就快要出生了,见到这一场景,吓得软脚到底,好在张一名扶稳李兰,李兰觉得复习有着刀绞着痛,才发现羊水快破了。 
张一名呼喊着邻居叫来接生婆,接生婆到了后,没有事件送去医院了,直接抬去左边的柴房,摆好东西,准备接生。 
而外面的老太太,突然出现在众邻居的眼前,这可把大家给吓着了,老太太半边脸是满脸,嘴边带有丝丝血块,手里还拿着一串不明来历的肠子。 
大伙都知道这是诈尸了,连忙跑出张一名的屋子,只剩下张一名面对着尸变的母亲。 
而老太太,却贪婪的的看着柴房门口,张一名猜想都知道老太太想要对自己的孩子下手,不管那么多,从柴房外面拿起着起火的木材,对着自己尸变的母亲驱赶。 
这邪物都是怕火的,尸变的老太太像只毛一样,给张一名吓进屋内里。张一名见状,赶紧从外面反锁大门,用东西顶住。 
柴房里传来李兰痛苦的叫声,这,这该如何是好! 
“快请袁医生来!快!”张一名对着门外的邻居喊道。 
这袁医生原名姓袁明魁,五十多岁,是个赤脚医生,所谓的阴阳先生,不过听说是茅山道士,因为云游下山,在张家村住上了一个月左右。这是张一名后来才知道的。 
于是邻居赶紧叫上袁明魁,袁明魁似乎早就料到会发生这件事,已经急忙忙的推开堵在门口的邻居。 
此时的袁明魁,穿着一身紫色道袍,肩上背着一个黄色八卦挎包,背后插着一把七寸桃木剑,着急的走进四合院内。 
“袁医生,赶紧看看我家里的情况吧,我这是造了什么聂呀!”张一名跑到袁明魁眼前,求道。 
“一名呀,情节不太好!保大还是保小?”接生婆手里都是血液,手里拿着一盆血水急忙的问道。 
“什么!”张一名大喊道,随后扑通一声跪在袁明魁面前哭道:“袁医生,求求你了,救救我的孩子和老婆吧!” 
“你先起来,办法倒是有的。”袁明魁扶起张一名说道,然后拿出一张符,递给接生婆说:“你把这张符烧了,温水加符灰,给孕妇喝下去,能支撑十分钟,待我灭了次妖孽再说?” 
接生婆赶紧接过符纸,跑去柴房。 
张一名又是感激的谢过袁明魁。 
袁明魁告诉张一名,这花猫是来索命来的,因为之前张一名弄死了花猫的母亲,兄弟姐妹,花猫也害张一名的孩子。 
张一名心想自己一时的贪念,把自己的孩子给害了。 
嘭! 
反锁的门被尸变的老太太给撞开了,张一名赶紧护住柴房外面,老太太半边猫脸贪婪的看着柴房,然后趴在地上,像只猫样,跑向柴房。 
“畜生!修得猖狂!”袁明魁喝了一句,,拔出背后的桃木剑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符,插在桃木剑的剑尖上,一剑对着老太太刺去,口里喝道:“敕!” 
老太太碰中符纸,猛的被弹回原来的门处,不过又随之爬起来,继续对着柴房门冲去。 
袁明魁皱着眉头,有点麻烦,而张一名已经是被吓得满头大汗,幸好有袁医生在这,不然都会被害死。 
十分钟时间不多了,袁明魁咬破中指,在七寸长的桃木剑的剑身上抹上一把,口里迅速念着:“五雷神将,化身千真。驱役雷电,走火行云。五方降气,速驱雷霆。吾今召汝,直至坛庭。听令施行,急急如律令。” 
桃木剑神奇的发出绿色的光,袁明魁来不及用剑挡了,跑到张一名面前,对着老太太就是一个回旋踢!
免费阅读后面章节请移步至论坛:http://www.zhouyizhanbu.com/bbs-13664-1-1.html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youhuigou168.com/jitapu/39787.html

上一篇:空心人℡
下一篇:最后一页